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视障教育 > 七彩人生 >

来自盲人的呼唤——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帮助

时间:2003-10-21 08:17来源:深圳残疾人网 作者: 点击:
      新华网银川10月14日电题:来自盲人的呼唤——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帮助

  新华社记者 陈晓虎

  在国际盲人节来临之际,新华社记者在宁夏银川市深入盲人生活圈进行了大量访谈,听他们诉经历、讲抱负、谈心愿、提建议,他们在真诚感谢社会给了他们很多帮助的同时,还真诚呼唤社会各界能更加支持理解他们的世界。
王结:让每一位适龄盲童上学

  王结:12岁失明。1998年毕业于长春大学特教学院中医按摩班,是宁夏第一位盲人大学生。1999年创办宁夏第一家医疗性盲人按摩机构——宁夏爱德盲人按摩中心,2001年建立宁夏第一所盲人按摩培训学校,至今已培养盲人、下岗职工200多人。

  这一切都是知识积淀的结果。王结说:“没有文化的盲人就是纯粹的瞎子,在生活中很难自食其力。”他认为,全面加强盲童的基础教育是决定盲人命运的基本条件。据宁夏残疾人联合会统计,全区盲人的文盲率在70%以上。他说,盲人在基础教育上的先天不足,导致盲人成为“双重盲人”,一个是视觉上,一个是文化上的。“双重盲人”在就业自立中存在很大障碍,比如中医按摩虽然目前是盲人较为热衷的就业渠道,但其作为中国传统医学,要求所学之人要有一定的文化知识。

  为能解决盲童的基础教育问题,王结建议,教育部门在全面普查各县盲童的基础上,应本着“就近、免费和随校就读”的原则,最好在每个县安排一所学校设立特教班,抽调一批教师专门从事盲文教学,保证让每一位适龄盲童上学。

  冯丽芝:将盲人按摩就业培训纳入正常化、规范化渠道

  冯丽芝:1988年宁夏盲聋哑学校第一批学员,1997年毕业于河南洛阳盲人按摩专科学校,在深圳从事按摩工作3年,2000年开办银川市益康盲人按摩中心。现为银川市盲人协会副主席。

  冯丽芝说,按摩业是盲人比较理想的就业渠道。但社会上有一种不好的舆论导向,认为盲人按摩很能赚钱。加之盲人按摩市场内部管理混乱,一些人经常打着盲人保健按摩的招牌开店,并千方百计享受国家针对残疾人的相关优惠政策,还巧立名目偷逃税收。我们呼吁这些人不要与盲人抢饭吃,也希望相关职能部门经常检查、监督这个行业。现在,我们正建议并试图促成银川市出台《盲人按摩市场管理条例》。

  从盲人按摩业长远发展看,残联、劳动就业部门和教育部门最好将盲人按摩就业培训纳入正常化、规范化渠道,保证培训的时间长一些,专业化程度高一些。冯丽芝认为,相关部门应统一考核并为从事按摩的盲人发放盲人按摩师上岗证,这些人方可有资格进入盲人按摩业工作。

  马金良:呼唤社会的理解

  马金良:先天性失明。在宁夏盲聋哑学校曾学习5年,1997年毕业于石嘴山市师范学校音乐专业。现在是银川娱乐业一位比较知名的盲人歌手,特别钟情于吹萨克斯。

  “我们的生活中经常遇到这样的事情,比如走路的前方可能有一个大坑,但有人则眼看着我们向前走,用他们的话说就是想测试盲人是怎样反应障碍物的,其实说到底这是一个人的基本素质和社会公德水准的问题。”

  马金良说,令人痛心的是,一个人的残疾只局限于肉体,但一个社会的“道德残疾”则在灵魂深处。他的最大呼唤就是社会的理解,难听点讲,希望有些人不要把盲人当成一种奇怪的动物。

  当谈到盲人就业问题时,马金良说,目前盲人就业渠道太单一,为此他想在宁夏为盲人开创一个新的就业渠道。11月份,他准备去北京联合大学特教学院专修钢琴调律专业,毕业后想在宁夏开设首家钢琴调律中心,对具备一定天赋和音乐知识的盲人进行专门培训,并帮助他们从事乐器调律工作。另外,考虑到盲文计算机系统应用软件已经成功上市,建议有关部门在盲人打字上挖掘新的就业岗位。



盲孩子:成长的路上有烦恼也有欢乐   

  新华网上海10月14日电(记者 仇逸)记者走进位于虹桥路上的上海市盲童学校时,刚入校的小学生正在操场上上体育课。穿着五颜六色衣服的孩子们,宛如绿色草坪上盛开的花朵。他们的眼睛或紧闭或无神,但那活泼的神态,互相搀扶的纯真,和健全的孩子一模一样。
缺萼的花朵也能吐艳。从学前班到高中,209个盲孩子在这里组成了一个特殊的家庭。没有视力的孩子们敞开了心灵,去学习、去游戏,在承受伤心和压力的同时,用孩子的乐观笑对人生的艰难,更以格外的懂事,迈出成长中的一步步。

  走过一间间教室,记者感受着一种震动:上课时,这里的孩子不会轻易漏过老师说的每一句话;在特殊的电脑前,他们靠触摸和倾听去了解因特网上的世界;在模具室内,他们小心翼翼地抚摸着陌生的物体……“我们读书和其他学生没什么两样”,他们这样说,可是记者知道,单写一份作业,盲孩子需要的时间和精力就是其他孩子无法想象的。

  盲童学校的课程设置和正常学校同步,不努力的孩子也会留级。除了常规的语、数、外等课程,为了让盲孩子能打理自己的生活,烹饪、打毛线等也是上课的内容。这里的孩子大多数是住校的,每间宿舍都收拾得井井有条。

  孩子们有他们的烦恼:“我们没有课外书”“我们没法子读理科”;但也有欢乐:体育课上,投篮靠感觉、一投一个准,在足球上套一个塑料袋,晚上也能踢球;更多的是希望——“今年我们学校有6个孩子考取了大学”……

  悠扬的钢琴声传来,五年级1班的7个小朋友正在学习“六八拍”,老师弹琴、孩子们一边听一边用盲文把拍号刻录下来。

  12岁的瞿孝彦从7岁开始就在这里上学,虎头虎脑的他是个小胖墩。他一边和记者对话,一边抚摩着胸前的红领巾:“我爸爸、妈妈都曾经是这里的学生,我也是先天性盲人。”“我们小学生的课程可多呢,每天要上六、七节课,语文、数学、外语、音乐、手工、体育、电脑、自然、社会……我们学的越多,将来就越有用。”瞿孝彦想做一个按摩师,在家的时候,很乖的他就经常为下班后的爸爸按摩。他的二胡也拉得很棒,已经通过了六级,“将来除了按摩外,还可以教别人拉琴。我不比别的孩子差。”他自信地说。

  19岁的董晟捷有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看着他在楼梯上飞快地奔下,记者怎么也想不到他是一个盲孩子。8岁那年,董晟捷的眼睛由于黄斑病变渐渐失明,只得转学。如今,他上高一了。说起读书成绩,他有点不好意思:“中等吧,我不太用功。”他又很认真地加了一句:“我想考大学。”董晟捷是个多才多艺的孩子,在学校里不仅唱歌、跳舞的水平全校闻名,还担任了学校乐队的鼓手,他吹萨克斯在上海市残疾人比赛中获得过第三名,至于游泳,他是前不久结束的全国第六届残疾人运动会的铜牌获得者。

  记者采访的那天是星期五,也是住校的盲孩子回家的日子。虽然家离学校有一个多小时的路,小董还是习惯了自己乘公交车回去:“我虽然看不见路,但是我想每一个盲孩子心中都看得见自己的一条成长的路——不依赖别人,不仅要能生存,更要对社会有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