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视障教育 > 七彩人生 >

音乐如暗夜中的篝火 黑暗中不停歇的音符

时间:2003-11-05 08:25来源:河南特殊教育网 作者: 点击:
      
    重庆市盲人协会主席张治平最近成了大忙人。在世界盲人节后,他要拿出一系列改善全市盲人生活与工作状况的方案:解决盲人乘车出行问题、推广“双拼”新盲文、开展扶助失学盲童的“阳光计划”、举办盲人电脑培训班……

  张治平今年55岁,但看上去比实际年龄略显年轻,一副墨镜,一身笔挺的西装,说起话来精神饱满,谈笑风生。10月26日,记者见到了这位童年失明,经历坎坷,闻名全国的传奇人物。随着张治平对往事的回忆,一个鲜活的、与命运抗争的盲人音乐家的形象,渐渐在记者眼前清晰起来……苦涩的童年

  张治平的双眼在他很小的时候便开始出现病变。张家兄妹五人,排行老二的他常被忧愁衣食的大人粗心忽略。在母亲的记忆中,小治平反应迟钝,早上起床的时候总得磨蹭好一会儿才能找到床底下的鞋子;迎面走来熟人,他在人家走得很近时才辨得清。

  “7岁那年,我上小学一年级,开学第一天,坐在第一排的我发现自己根本看不清老师写在黑板上的字1随后,张治平的父母惊惶失措地带他到医院检查。医生反复检查后遗憾地宣告:这孩子患的是视神经萎缩和机网膜色素变性,他的视力会一天天衰退,到20岁左右便会彻底失明。

  “医生的话如同晴天霹雳,此后很多年的时间里,我再没有开心地笑过。”小小年纪的张治平对这场突如其来的疾病不知所措,“每当看到大街上行路不便的盲人时,自己心中总是涌起一阵酸楚。”张治平感伤地说,那时他经常一个人坐在屋檐下默默流泪,一想到自己将来会看不见美丽的天空、鲜艳的花朵、可爱的小伙伴,甚至看不见亲爱的爸爸妈妈和兄弟姐妹,他就感到心痛和绝望。童年的偶像

  “在小学二年级的一堂音乐课上,音乐老师邬渝莉播放了一段二胡独奏,那凄婉缠绵、如泣如诉的旋律一下子就把我的心抓住了1回忆起这堂课,张治平有些动情,他说,听完曲子邬老师介绍说,演奏这首曲子的是一位叫阿炳的盲人音乐家。

  盲人音乐家?张治平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双目失明的瞎子还能成为音乐家,还可以写出那么优美动听的曲子!下课后,张治平紧跟在邬老师的后边,拉着她的衣角久久不愿放手。邬老师读懂了小治平的心思,牵着他的手回到教室里,一遍又一遍地播放那首梦幻般的曲子,不断地给他讲述瞎子阿炳的悲怆故事。

  那是令人终生难忘的优美曲子,那是让人刻骨铭心的悲凉故事,那是影响少年张治平一生的音乐课。少年张治平那即将黯淡的生命里燃起了一簇理想的篝火:既然瞎子阿炳能成为受人尊敬的音乐家,自己为何不能!

  随后,邬老师成了张治平踏进音乐殿堂之门的启蒙老师,她把笛子、二胡、口琴和手风琴的演奏技巧一一传授给张治平。

  1960年初,张治平考入西南师范大学附中。中学毕业后,张治平进入北碚区文工队,这期间,他创作出他的音乐处女作《手舞银镰唱山歌》。后来,他又调入北碚天星桥中学当音乐老师。爱妻撒手去

  1972年金秋时节,对于张治平来说是一个终生难忘的日子。一位叫陈瑞清的美丽女教师走进了他的生命。第二年,他们的女儿巧巧呱呱落地。

  拥有娇妻幼女的甜蜜生活给了张治平无尽的创作动力。“日子过得虽清苦,但我们夫妇俩在生活上从来没有拌过一次嘴,瑞清为了帮我记谱抄曲,还专门参加西师音乐系的音乐培训班。”回忆起那段幸福的岁月,张治平脸上露出异样的光彩。

  1983年5月的一个下午,张治平从23级高的台阶上摔下去当场昏迷。“醒来后,我发现自己什么也看不见了!尽管早知道会有这一天,但是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还是让我想到了死1说起那段不堪回首的日子,张治平微微地抬头,神情很凝重。

  在张治平彻底失明的第三天,痛苦不堪的他来到屋后的悬崖边,准备结束自己生命,“这时,妻子突然从我身后一把抱住我,她说‘治平,你不要做傻事!你还有我,我会做你一生一世的眼睛。’”说到这里,张治平声音哽咽,他说,都20年了,妻子的这席话还是忘不掉!

  在这种挚爱真情的激励下,张治平以旺盛的生命激情投入到音乐创作之中,失明后的短短几年间,他的儿歌佳作频频问世。《生活之歌》获得重庆市庆祝建国35周年文艺演出创作奖,《我的月亮船》、《小露珠》在全国“少儿歌曲评驯中捧走了优秀奖。为此,重庆市盲校特意聘张治平为音乐教师。

  但正当张治平在音乐天地里渐渐找回勇气和自信时,命运又一次将他推向了黑暗的深渊。

  1987年5月25日,爱妻陈瑞清因心脏病突发撒手而去。张治平说,他永远都忘不了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窗外下着滂沱大雨,我被一声惊雷震醒,翻过身起来一摸妻子的腿,冰凉冰凉的,我猛地一惊,赶忙摇着妻子的身子大声呼唤,但是……”说罢,张治平眼里的泪水扑簌簌地往下掉。

  张治平清晰地记得妻子去世前一天的情景:晚饭后,张治平与妻子携手出门散步,当夫妇俩往高高的台阶上攀登时,气喘吁吁的妻子突然幽幽地说了一句:“治平,我走得很累,可能跟不上你的步伐了。”说罢,陈瑞清长叹了一口气,红着眼圈说:“治平,答应我一件事,我希望你从现在起好好奋斗三年,争取在全国音乐创作比赛中拿一个真正的大奖。”

  “这是她留下的最后遗言,也是我奋斗的力量源泉。”张治平说,妻子去世后,他牢牢地记住了妻子说过的奋斗三年的时限,近似自虐般埋头于自己的音乐世界,用音乐消解和释放内心的悲痛。“功夫不负有心人”,三年之内,张治平有32首音乐作品在盛市和中央级的歌曲大赛中获奖,其中有6首获得了全国少儿歌曲创作优秀奖。

  天赐姻缘

  1988年国庆节刚过,张治平的小妹张军找到刚刚结束了一段不幸婚姻的同厂女工曾宪玲,向她介绍自己的二哥。曾宪玲尽管从未见过张治平,却知道他是盲人,更是北碚区赫赫有名的音乐家,她不止一次在广播和电视里听过他的歌,听过他那令人迷醉的笛子表演。因此,她毫不犹豫地答应与张治平见面。

  “当天,张治平穿着一身西装,站在客厅里彬彬有礼地向我问好。”回忆和张治平初识的情景,曾宪玲的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步入卧室,床头放着一个美丽的女子面带微笑的照片,我问他‘这就是你的妻子吧,她长得真漂亮。’岂料话音刚落,他的眼泪马上流了下来,我连忙将纸巾递过去,递了一张又一张,然而张治平的眼泪仿佛流不完。”曾宪玲说,就在这一刻,她决定嫁给张治平,理由很简单:这个人如此悲痛地怀念他的亡妻,说明是个重情重义的男人。

  1988年12月,张治平与曾宪玲结为伉俪。“登记的时候我们才发现,原来是同年同月同日生。”张治平动情地说,也许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

  婚后,为了让丈夫全身心地投入音乐创作,同样爱好音乐的曾宪玲主动要求停薪留职三年,照料家务,协助丈夫创作。“我作曲时,她便在一旁细心地记录,曲子谱好后,又一遍一遍地唱给我听,十几年如一日埃”张治平取下墨镜,擦了擦眼泪,他说,“我欠宪玲的情太多了,下辈子都还不完。”心中有阳光

  记者了解到,二十年来,张治平已有80余件音乐作品在省市和中央级歌曲大赛中获奖,其中16首歌获得国家级大奖,《晚归的牧笛》、《甜甜的勒》被选入全国中小学音乐教材,2000年,他被收入国家文化部编写的《全国地方音乐人才年鉴》,同年当选南岸区音乐家协会副主席。

  在南坪市盲校的资料室里,记者看到一份张治平音乐教学的成果统计:十几年来,他教出的盲童中,有5名成为长春大学特教学院音乐系的大学生、有10名成为全国知名的乐器演奏家、调琴师,几十人在省市全国各级音乐歌唱比赛中获奖。张治平还是我国第一位盲人特级教师。

  今年8月,成名后的张治平当选重庆市盲协会主席,从此,他开始不辞辛劳地为全市20多万盲人的权益奔波。“盲协的工作不会和你的音乐创作相抵触吗?”面对记者担忧,张治平笑笑说:“音乐是我的最爱,我会尽力去兼顾,但我既然当了盲协主席,做出牺牲不可避免,不能辜负大家的信任嘛。”

  “帮助更多的盲人是我回报社会的最好方式。”说罢,张治平轻轻抬头,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这种笑发自内心,饱含了对生活的热爱。尽管他已在黑暗的世界中“蛰伏”了40多年,但心中却始终遍布阳光。

  采访后记

  采访中,记者有幸聆听到张治平的一堂音乐课:在一间干净明亮的教室里,张治平的手指在钢琴键上娴熟的飞舞,面前坐着一排天真无邪的孩子,他们的眼睛或紧闭或无神,但那活泼的神态,那纯真而悠扬的歌声,会让每一个在场的健全人为之动容。

  也许,这些孩子永远也无法睁眼看清这个世界,但那些欢快跳动的音符已给了他们至高无上的欢乐和对于未来美好的憧憬。

  这些在黑暗和痛苦中摸索的人们找到了那条通往自己心灵圣地的道路,同样快乐无比。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