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盲人上网\'看\'世界 

时间:2009-01-13 19:31来源: 作者: 点击:
  深圳晚报

 这是两个盲人和另外一个盲人的故事。两个盲人是深圳众多盲人按摩师中很平凡的两个,现在,他们迷恋上了网络,成了电脑用户。他们说,网络让盲人与明眼人的距离拉近了,也让盲人的世界变得更加宽阔……而另外一个盲人8岁时因病失明,但他一直自强不息,他开发的读屏软件让盲人像正常人一样走入了网络时代。

网络,愈爱愈疯狂

  在深圳,有这样一个群落,因为视障,他们生活在黑暗中,但他们都能自食其力。这群人不缺乏创新精神,他们充满了求知欲。也许外人并不知道,目前,在深圳从事按摩的盲人中已经有超过四分之一拥有电脑,涉足网络。
  从火车站往东,有一处深圳本地人自建的出租楼房,楼房盖得很密集。尽管是白天,但楼梯间却暗如黑夜。摸黑走在窄而陡的楼梯上,记者禁不住替刘容彬担忧,对一个明眼人来讲,走上6楼都是跌跌撞撞的,何况是一个盲人。
  摸黑走进刘容彬的房间,屋里透出一股潮湿的霉味,这间屋是刘容彬与一个明眼人合租的。走进他的房间,才发现房间里井井有条,房间最显眼的地方摆着一台配置相当齐全的电脑,进屋的时候,刘容彬正在听音乐,是王菲的《棋子》。
  得知记者来访的意图后,刘容彬非常高兴,他立马要为我们演示一下他高超的上网技艺,他熟练地打开电脑,然后用键盘控制开始登录网络。
  “茫茫宇宙中我们脆弱残缺,漫漫黑夜里我们孤立无援。但是,既然造物主选择了我们,我们就不该轻言放弃。无论凄风苦雨,道路泥泞,不管惊涛骇浪,荆棘险滩,只要我们坚持不懈,勇往直前。相信吧,路就在脚下。”
  刚一登陆网络,一个优美的女声便读了这样的一段话。原来,这段话是中华盲人网首页上的一段话。刘容彬每次上网都要先登陆这个网站,这句话也是对他的激励。带着相当强烈的好奇心,记者“参观”了刘容彬的上网过程。
  与明眼人不同的是,盲人上网运用的是读屏软件,读屏软件会清楚明白地告诉盲人上网者,目前登陆的是什么样的网页,在下载软件或者阅读新闻时,读屏软件都能把这些信息通过语音形式读出来。刘容彬上网的技能很高,他对一些常用网站的下载区都很熟悉,趁着聊天的当儿,他还下载了一种清华大学最新开发的语音软件。
  让记者难以想像的是,刘容彬居然能够收发电子邮件。对一个视力正常的人来讲,收发邮件轻而易举,但对一个从来没有看到过汉字,从未使用过汉字的盲人来讲,写一封邮件是相当困难的。刘容彬使用的是微软的双拼,电脑通过语音信息告诉他目前打出了什么字,这个字后面有什么样的词组……尽管操作起来比较麻烦,刘容彬还是非常喜欢收发邮件。在使用电脑之前,他只会书写盲文,但现在,他真正开始使用文字。
  刘容彬不但拥有电子邮箱,还拥有一个QQ号码,通过这两件武器,刘容彬结识了五六十位网友,他的网友有明眼人,也有像他一样的盲人。除了工作,与网友交流成了刘容彬生活中最有乐趣的事情。每天一下班,他便急急忙忙地回到出租屋,打开电脑,放着音乐,开始了网上旅程。
  网络让正常人的世界变得更加广阔,不过,网络只是扩大了正常人的生活范围。但是,对盲人来讲,网络却给他们开启了了解世界的窗口,这个窗口就像一双明亮的眼睛。
  网络带给刘容彬的乐趣实在太多了,网络几乎成了他生活中的另一半,现在他是他们那个群体的“专家”,经常有盲人朋友向他请求有关电脑的知识。半夜三更,经常有盲人网友给他打来电话,接到电话后,他总是尽可能地帮他们解决问题。前几天,刘容彬把自己的电脑给拆了,他说要学会自己组装电脑。
  刘容彬的工作与电脑一点儿都不沾边,他其实是位盲人按摩师,今年34岁,1997年从安徽来到深圳。来深圳之前,刘容彬从未接触过电脑,他觉得那个高科技的东西离自己很遥远。
  来深圳的头几年,刘容彬一直过得很孤独,他的妻子也是位盲人,一个人留在安徽老家,刘容彬想把妻子带出来,但一想到她来后自己还要花许多精力照顾,重要的是两个人生活在深圳,生活费用很高,为了省钱,刘容彬放弃了这个想法。单身盲人,能去的地方、能做的事情太少了。
  一直到1999年,刘容彬的许多同事把电脑搬回了家,这可是件稀罕事儿。每天一下班,那台电脑前便围满了人,他们都想知道网络究竟是个什么东西。那时候读屏软件尚不完善,能登陆的网站也比较少,从未接触过网络的盲人们在这个有着屏幕的铁机器面前一筹莫展。由于操作不规范,电脑经常死机,他们不知道如何处理,只好断了全屋的电……
  尽管起步艰难,但是,电脑以及网络还是带给这个群体以往没有的快乐,在这里,他们可以有选择地下载歌曲,可以听外面流传甚广的网络小说,当然,在网上浏览新闻也是必不可少的。
  买电脑的人越来越多,许多人还专门在出租屋里装了电话以便拨号上网。2001年,刘容彬拿出将近6000元钱买了一台最新配置的电脑。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刘容彬说了许多与电脑有关的专业词汇,听得记者一愣一愣的,记者接触电脑和网络已经将近10年,但仍旧没有刘容彬那样的专业水准。
  盲人上网不只是寻求慰藉,很多人把网络变成了一个学习工具,许多盲人的英文水平很高,他们中的一些人还出国发展。
  刘容彬有个好友兼同事叫周健,这个29岁的东北小伙子,矮矮瘦瘦的,非常腼腆。周健虽然自幼失明,但他接受了良好的教育,他毕业于长春大学特教学院,拥有大专文凭。问及周健的爱好,他说:“我当然爱我的工作,因为那是我生存的基础,除了工作,我最爱的是网络和英语。”
  周健来深圳的时间不长,积蓄也不多,况且他还准备攒点钱娶媳妇呢。不过,自从去年下半年以来,在深圳的盲人掀起了学用电脑的热潮,周健也卷了进去。去年8月,他咬牙拿出几千块钱,买了台崭新的电脑。(刘容彬在旁边插嘴,他说盲人对电脑运行速度的要求比较高,所以,他们购买的电脑配置都比较高,不过,他们对显示器的要求并不高。
  周健是个上进的小伙子,他有许多梦想,从东北来到深圳,只是他人生路上的第一步,他还想出国,因此,他一直积极地学习英语,不但学听、学讲,还要学写。以前学英语,他的老师是盲文教材和收音机,现在又多了一个网络。他说,登陆“雅虎”等英文网站就如同阅读英文报纸一样,特别能提高英文的阅读水平。
  记者请周健讲了几句英文,没想到他的发音非常纯正,他说自己目前已掌握了3000多个英文词汇,已经能与外国人进行基本的日常交流。周健有时候也在QQ上与网友进行语音聊天,他特别希望多几个外国网友,希望他们能帮他提高英文水平。
  上了网,刘容彬与周健他们觉得生活一下子充实起来,时间变得紧巴巴的,上网到凌晨一两点是常有的事情。最近,两个好朋友又有了新爱好——喜欢到BBS上灌水,发一点自己的感慨,或者与其他网友共同探讨一下网络使用中遇到的问题。在论坛上,记者看到了刘容彬发的一个贴子,文字虽不长,但难能可贵的是,整篇小文章没有一个错别字,谁能相信一个从未见过汉字的盲人能写出这么整齐的文章,从这一点上来讲,在网络上,盲人与明眼人已经没有距离。
   对盲人来讲,每一个就业机会都是非常难得的,因此,他们特别珍惜工作机会,也都非常节俭,记者发现每个拥有电脑的盲人几乎都在电脑上设置了一个收支财务管理软件,每月的收入和每天的支出都被细心地记录了下来,非常清晰。
  刘容彬告诉记者,他有几个盲人网友自己动手设计了个人网页,还有个网友自己创办了个人网站,这些人都是他的榜样,他也有这样的梦想。
  在采访过程中,刘容彬与周健经常提到一个叫王永德的人,他们说这个人开发了读屏软件,让盲人能更方便快捷地在网上冲浪。从他们口中记者还得知,开发这个软件的王永德也是个盲人,没有接受过正规的学校教育。一个盲人有这么大的能力?记者决定寻找王永德……
   与刘容彬和周健的交流非常愉快,一谈起电脑,一谈起网络,他俩便滔滔不绝,记者可以体会到他们发自内心地对电脑和网络充满了喜爱。网络已成为他们生活的主要部分,世界在这里变大了。送记者离开后,刘容彬与周健相约去买电脑软件,他们说,因为外出不便,他们经常一买就是十几个软件,一点都不心疼。
给自己阳光,也给别人阳光
  在记者采访刘容彬与周健的时候,他们多次带着尊敬的语气谈到了王永德,正是他开发的软件让盲人与正常人一样涉足电脑网络。刘容彬告诉记者,王永德是黑龙江人,但目前居住在广州番禺。
他只拥有过8年光明
 1月27日晚9点,记者拨通了王永德家的电话。电话一接通,便听到屋里有语音聊天的声音传出来,原来,王永德自己创办的网站正在举办一个盲人网友联欢晚会。通过电话,记者听到网上传来的歌唱声和欢笑声……   
  在盲人群落里,王永德是一个名人,他的成名付出了比常人更多的艰辛。
  回忆往事是痛苦的,尤其讲到8岁时的那场大病,那场病让王永德陷入了永久的黑暗之中。王永德出生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父亲是粮食局的干部,母亲是粮站的职工,王永德有两个兄长一个妹妹。童年的生活是美好的,每到冬天,他特别喜欢与小朋友一起在皑皑白雪中打雪仗,那时候天是那么蓝,雪是那么白。倒在雪地里,他会紧紧地盯着白云看,那白云竟是飘动着的……
  但是,噩运很快便降临了。六七岁那阵子,王永德与小朋友一起玩耍的时候,每当小朋友捂住他的一只眼睛,他的另一只眼睛就什么都看不见了。小孩子怎么会想到失明这么严重的问题,他轻描淡写地把这件事告诉了父母,自己又接着去玩了。
  王永德的讲述吓坏了父母,他们带着他四处求医,检查结果是他患视神经萎缩,虽经治疗但效果甚微,这个家庭笼罩在巨大的阴影当中。那个时候,一个失明的孩子基本上没有什么出路,陷入黑暗便意味着一辈子“遭罪”,一辈子让父母兄弟照顾。
  少年王永德慢慢地意识到了眼病的严重,他有些惊恐,但惊恐没有用,他只能渐渐适应一天比一天更近的黑暗。快上学了,他的眼睛什么都看不见了。
   普通人的童年图画是由阳光、绿草、花朵……构成的,可是,王永德却眼睁睁地看着鲜花和阳光从眼前消逝。8岁的他担负了常人没有的沉重,他很苦闷,整天呆在家里听收音机。
黑暗中的摸索
  广播一度成为少年王永德的“贴身伴侣”,成为他的朋友和老师,他从那里学到知识。但是,苦恼还是紧紧地笼罩着他,童年时的朋友都背着书包上学去了,没有人再找他玩,孤独感比黑暗还让他难以忍受。1976年,王永德12岁,他恳求父母帮他寻找一个读书的机会,但那时候齐齐哈尔还没有盲校,外地的盲校又因为户口限制无法接受他入学。一心向往学校生活的王永德终于未能实现自己的读书梦想,但是,他实在不想做一个废人。也就在那年,他的父母在当地一家医院替他找了个盲人按摩师,这个按摩师教会王永德认识了盲文,也教给他最基本的小学课程。
  虽然是个失明的孩子,但王永德对未知的事物有一份非常强烈的探究欲。15岁那年,齐齐哈尔人民广播电台开办了一个英语广播,整天以收音机为伴的王永德开始如饥似渴地学习英语,从此便不曾放弃。与此同时,王永德通过函授获得了光明中医函授大学的文凭,并在齐齐哈尔开办了一所按摩诊所。1989年,王永德在《盲人月刊》发现美国海德里盲校中国分校刊登了一则招生信息。他一下子动了心,马上报名参加了摸底考试,并以优异的成绩被录取。这是一个全部用英文授课的函授学校,两年之后王永德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并受聘担任该校的函授教师至今。
  海德里盲校的校长也是位盲人。自从受聘担任这个学校的函授教师,王永德发现工作中出现了诸多不便。学生的花名册,学生成绩等等都要用盲文一一整理,非常不便,明眼人根本看不懂,与正常人的距离被无形地扯远了。
  能不能运用一种明眼人的工具来解决工作中的问题,并让明眼人也能了解盲人的工作状况与心理状态?
用电脑透视世界
  王永德一直感谢盲人按摩这个职业,这个职业解决了他的生存问题,也让他有了学习和发展的机会。到了1997年,王永德有了几千元的积蓄,他也听人讲过电脑的神奇之处,那年4月,他花8100元买了一台兼容机。
  他没有想到盲人使用电脑会如此地不便,他学习打字,但是打出来的几乎全是同音别字,他想做一些数据统计软件,可是,如何下手?这个不服输的年轻人决意自己开发盲用电脑软件。他把这个想法告诉了海德里盲校的校长,校长鼓励他试一试。从这天开始,从未在正规学校呆过一天的王永德开始自学计算机课程。他让家里人把教材录成录音带,然后一遍遍地听,一遍遍地琢磨。1997年10月,王永德开发出了一个数据统计方面的软件,盲人可以运用这个软件统计自己的工作量、管理自己的信息。他把这个“发明”寄给了校长,校长很高兴,并把这个软件应用到学校的日常工作之中。这次成功让王永德有了干下去的决心。
  在接下来的几年中,王永德单枪匹马克服了许多明眼人无法克服的困难,在盲用软件的开发上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突破,2001年4月,永德读屏软件获得了国家版权局颁发的软件著作权证书,2001年7月王永德彻底放弃按摩,迁居到了广州,专职从事盲用软件的开发。
  盲用电脑软件的开发不但让王永德找到了人生的价值,让众多的盲人可以登陆网络,而且这个软件也为王永德带来了相应的财富。2001年6月,王永德在广州番禺一个著名的社区买了一套房子,把妻子和儿子也带到了广州。
  24岁那年,仍旧在黑暗中摸索的王永德娶了媳妇,妻子是位明眼人,但智力比较低下。无法帮助王永德在事业上有所进步。但是,王永德一直很爱她,她身体不好,王永德就让她呆在家里,专门聘请了保姆来照顾她。好在他们的儿子非常健康聪明,现在,6岁的小家伙在广州上学,学习成绩还蛮不错哩。
  王永德的读屏软件使盲人上网变得相对容易,也受到了他们的欢迎,目前,这套软件售价约为1000元人民币左右。软件赚了钱,他又想到开办盲人网站,永德盲人网于2001年9月开通,最近,他又开办了另一个网站——W88盲人网,这里设置了语音聊天室,还有论坛……记者登上了这个论坛,发现这里不但交流电脑应用知识,还有人在谈论文化、体育,探讨棋艺……相信来到这个论坛的人都不会注意到,这些精彩的文字都出自盲人之手。
  王永德的两个网站目前只有3个人在维护,除了他和助手外,还有一个远在天津的朋友。说起助手,王永德感激之情溢于言表,这个大学毕业的女孩子拥有一双明亮的眼睛,她的到来让王永德工作起来更加没有障碍。
  最近,王永德仍旧致力于软件开发的工作,他想让读屏软件更加完善,让刘容彬和周健这样的盲人用户更加无障碍地使用网络。
  在采访快结束的时候,网上直播的春节联欢晚会正进行到高潮,许多盲人网友点名要王永德讲几句话……这个要求对王永德是一种荣耀,他开心地笑了……
  在生活中,王永德与刘容彬和周健他们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刘容彬希望王永德能开发出更好的读屏软件,王永德也希望能在网上透视世界的盲人越来越多。不管怎么说,命运可以让一个人丧失观察世界的能力,但无法剥夺一个人寻找快乐的权利。刘容彬告诉记者,今年春节后,在深圳的盲人电脑用户会成立一个“盲人网友俱乐部”,让盲人的生活更加丰富多彩起来。但是,他们也希望明眼人能够看到他们的渴求,能够帮他们解决一些技术或组织上的问题,让他们真正地融入这个社会,也让他们实现与明眼人无障碍交流的梦想。


作者:本报记者刘莉




顶一下
(5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