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爱心天使 > 爱心天使 >

无声世界的梦想

时间:2020-11-26 11:17来源:中央电视台 作者:邱新会 点击:
  

  邱新会

  小时侯,由于患小儿麻痹,左腿残疾的我,童年的记忆之中,满是父母带着我到处看病的印象,经过几次手术,我能够走路了,能够上学了。但是,看着别的孩子活蹦乱跳快乐奔跑的样子,再看看仍然留有后遗症的我,爸爸妈妈总是躲着我偷偷地流泪。在那个时候,我就朦朦胧胧的幻想:“将来自己长大了,要是能办一个专门招生残疾孩子的学校,让所有的和我一样的残疾孩子都能够在这所学校里得到康复学习,没有歧视,没有自卑,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成长,那该有多好呀!”

  97年大学毕业之后,找工作的过程中,四处碰壁,托遍了能托的人,找遍了招工单位,也没有找到愿意接受我的单位,求职的艰辛,让我更进一步体会到了残疾给自己带来的不便,同时也让我又重新想起了一定要为残疾孩子做点事情的理想。后来,在残联部门的帮助下,我系统的学习了聋儿康复的知识,另外一个城市的残联部门,想让我到他们那里当一名教聋哑孩子学说话的老师,但是,工资却非常的低,一个月才一百多块钱。而就在这个时候,家里人通过关系,也帮我找到了一个工作,到一个效益不错的单位当打字员,每个月有600元的工资,面对选择,我犹豫了,要养家糊口就要选择工资高的,但是,为了理想,我还是选择了离开家乡,而到了另外一个城市,当一名教聋哑孩子学说话的老师。

  但是,理想归理想,现实确实非常残酷的,我到聋儿语训中心刚刚干了两个月,语训中心却因为体制的问题和教学质量的问题关门了,我又重新回到了无所事事的空虚生活之中。妈妈和哥哥再一次去找那个当初表示愿意接受我当打字员的公司,希望他们能收留我,而我却下了决心,还要当聋儿语训老师,并且要自己把这所学校重新办起来。

  一个刚刚走出校门儿,丝毫没有社会经验的残疾青年,要想在异地他乡创业,并且是从事一种鲜为人知的行业,其中的艰辛是可想而知的。刚开始的时候,我们的全部家当,也只有从残联部门接手的他们以前用过的七张破床、五个小凳子,两口锅,四个塑料小碗,没有房子,我们每个月掏150元租了三间平房,老师只有我和我的一名同学,母亲担心我们支撑不起来,就辞去工作到漯河,在我们这里当起了厨师和保育员。

  然而,房子有了,老师有了,却没有一个学生,无奈,我们只好拿着残联部门提供的地址,亲自到聋孩子的家里去做思想工作。但是,万万没有想到,由于我们的这个工作是一项全新的新兴工作,很多聋儿家长不相信,很多人都把我们当作了骗子,挡着路不让我们进门。没有办法,我们只好给他们承诺,先免费训练,等孩子学会说话之后再交钱等等,如此苦口婆心的动员,才有两个聋儿家长愿意让孩子去试一试。

  如何走出困境,我想了很多办法,如拉赞助,找新闻单位进行宣传和呼吁等等,但是,很快就又发现,这些方法都是徒劳的,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中,别人对你和你从事的工作一无所知甚至持怀疑态度,根本就不会有人理你,想拉到赞助更是异想天开。

  无奈,我们只好放弃了这些不切实际的幻想,沉入寂寞之中吧,好好教学,只有真正教出成绩来,让事实说话,才最有说服力。

  然而,想在教学上取得突破也很不容易,聋儿学说话,所发的每一个音都有其独特的口型和正音方法,而过去陈旧的教学方法、正音方法都是根本行不通的,如教聋儿学说“冬天”,两个字,正常人说“冬”字和“天”字都是张口音,发音结束时嘴巴是张开的,而用这种方法去教聋儿的时候,聋儿竟然都说成了“肚体”,一时间,如何在正音方法上取得突破,又成了我们面临的一大难题。后来,经过不断的摸索,我们发现,发“an”音时,在发音结束时咬住一点舌尖,就会很清楚;而解决发“ang ”的音的困难就更为偶然,一次偶然的机,晚上陪母亲看电视,电视上正在播出马金凤老师演唱的《穆桂英挂帅》,我发现,著名豫剧大师马金凤老师唱的那句“穆桂英我家住在山东”中的最后一个“东”字,居然用的是鼻音,也就是口型结束时闭着嘴,用鼻子发出的声音。我就立刻就把两个已经睡着了的小孩儿从床上叫起来,用新的方法叫他们学说这个字,结果十分的成功。

  就是这样,除了书本上已经有的方法和知识外,我和我的老师们还处处观察、处处学习,很快就总结出了一整套通过实践证明行之有效的教学方法。工夫不负有心人,在老师们的努力下,孩子们都取得了突飞猛进的进步。俗话说“聋哑说话,铁树开花”,过去一个字也不会说的聋哑孩子,几个月的时间就学会说话了,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飞了出去,过去怀疑过他们的许多聋儿家长又把孩子送到了我们的学校;过去认为他们是骗子,堵着门不让老师进屋的家长成了他们的好朋友。

  现在,在各级政府的大力支持下,我们早已走出了那三间平房,取而代之的是一栋1000多平方的三层大楼,学校的装修,设施,一切都走在河南省各级聋儿语训机构的最前列;在校残疾儿童的人数,由原来的两人,增加到了每学期100人,9年来,已经累计培训聋哑儿童和轻度弱智儿童800多名,全部都学会了说话;为了招生需要和传播残疾儿童康复知识,学校还建立了自己的网站,无论是那里的残疾儿童家长,无论是在百度、雅虎、搜狐等那一个大型网站上,只要用汉字输入“聋哑儿童”四个字,第一个搜索到的就是我们学校的网站;有了现代化的教学硬件和网络宣传,我们的招生也不用再一个一个的亲自上门动员了,学生的来源也不再仅限于当地,而是来自于河南、湖北、山东、安徽、浙江、江苏、广东、贵州等全国各地,甚至还影响到了意大利等海外地区;同时,我本人也取得了很多荣誉:2002年8月,我被国务院残工委、国家教育部,中国残联等七部委联合评为“全国残疾人康复工作先进个人”,2004年,我和我们河南省著名的公安警察任长霞、一代豫剧大师常香玉一起,被评为“感动中国”河南候选人。

  如今,我们聋儿康复界已经培养出了梁小昆、周婷婷这样的聋人大学生、博士生;《漂亮妈妈》等反映残疾儿童成长和残疾人自强不息事迹的影视文学作品层出不穷;关心残疾儿童、帮助残疾儿童已经巍然成风,残疾人事业和残疾儿童康复工作都走向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千千万万的残疾人通过自己的努力和社会的帮助实现了自立自强,千千万万的聋哑儿童又能够开口说话了,这些都是过去几千年中祖先们连想都不敢想、梦也不敢梦的事情,而我们实现了,昔日寂静的无声世界,响起了人世间最美好的声音。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