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爱心天使 > 爱心天使 >

我们用爱守护你

时间:2009-11-13 11:42来源: 作者:赵巍巍 点击:
  

 

   我们用爱守护你
 
20099月,呼伦贝尔市岭东特殊教育学校在众多参评学校中脱颖而出,荣获“全国教育系统先进集体”称号。
“呼伦贝尔市岭东特殊教育学校”是呼伦贝尔市第一所公办特殊教育学校。成立于1995年6月,经过十四年的风雨历程,在国家义教工程和自治区、呼伦贝尔市教育局等部门的关心支持下,学校各项工作取得了长足进步。2008年市旗两级政府为岭东特殊教育学校投资800万元扩大办学规模,加强校园文化建设,营造全新的育人环境。如今,学校已发展为一所集聋儿听力语言训练、聋生义务教育、智障教育、聋生职业高中教育于一体的综合特殊教育学校。多年来,学校紧紧围绕培养“残而不废、残而有为”的特殊人才为目标。以“把爱奉献给残疾孩子”为宗旨,在“爱生如子、爱校如家、爱岗敬业、无私奉献”的特教精神的鼓舞下,全体教职工立足于平凡岗位,锐意进取、开拓创新,在平凡的工作中,执着耕耘,默默奉献,以精湛的教学业务和良好的师德受到学生的喜爱,学生家长的信任,得到了各级领导的赞誉,赢得了社会各界的好评。
学校近年来荣获诸多荣誉称号:20017月,呼伦贝尔市扶残助残先进集体、全盟残疾人事业“九五”工作先进集体;20036月,阿荣旗教学目标管理一类校20042月,阿荣旗学校目标管理一类校20044月,旗级“双城”建设先进单位20053月,内蒙古自治区特殊教育工作先进集体20057月,阿荣旗级文明单位20064月,“双城建设包区先进单位”20067月,呼伦贝尔市文明单位;20072月,“十五期间”呼伦贝尔市残疾人事业先进集体20074月,“双城”建设先进单位20076月,呼伦贝尔市级卫生先进单位;20077内蒙古自治区残疾人体育工作先进单位20085月呼伦贝尔市残疾人体育工作先进集体20086月,全国特奥体育道德风尚奖20093月,阿荣旗教育系统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先进单位、全旗中小学督导评估综合奖200812月,全旗师德建设先进集体。
群雁高飞头雁领
校长是一校之魂。有什么样的校长,便有什么样的教师,便有什么样的学校。十四载,艰苦创业,十四载,领航前行,十四载,硕果累累,十四载,前景光明。在这不平凡的十四年里,校长李丽以一个优秀共产党员无所畏惧的精神,以一名特教工作者无私奉献的敬业精神,使得岭东特殊教育学校有了蓬勃的发展,用智慧和汗水在呼伦贝尔特殊教育这块“净土”上谱写出了生命中最美的乐章。
(一)、教育从家开始
家是爱的港湾。校长李丽有着一个温馨的三口之家,一位善解人意的丈夫,一个懂事明理的儿子。作为妻子,李校长贤惠、体贴,作为母亲,更是无微不至、教子有方。夫妇俩互相勉励、互相扶持、共同进步,成为儿子心目中学习的楷模。身教胜于言教,2006年,李校长的儿子考入了一所军事化管理学院,入学不久,便当上了学生干部,经过不懈地努力,在2007年被评为“内蒙古自治区优秀学生干部”,受到学院的特别嘉奖,儿子的点滴进步无不体现了母亲的辛勤抚育,也是给妈妈最好的报答。在儿子的记忆力里,妈妈总是那么忙,忙的很少有时间细心的照顾自己,妈妈对学习的认真对工作的敬业是儿子的榜样。而在丈夫的心里,妻子视工作如生命,即使是在严重的高血压、眩晕症复发的时候,也从不离开工作岗位,坐在办公桌前、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边打针边处理学校的日常工作。
(二)、爱心与事业为上
有了爱人的支持,有了儿子的理解,有了家做坚强的后盾,李丽校长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中来,平垫操场、刻制课本、缝制学生被褥、布置校舍、筹集资金,这其中的苦乐只有参与其中的人才能真正领略。“吃苦、耐劳、勤俭持家”成了以李丽校长为首的特校教职工的优良作风,昔日的特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535平米低矮、破旧的校舍变成了拥有6000平米宽敞、明亮的楼房;瓦砾成堆、低洼泥泞的操场变成了绿草茵茵、规划合理的优美校园;从只有5名教职工起步的小小聋哑学校即将发展成为拥有41名教职工,200名残疾孩子就读的大规模特殊教育学校。
一个严冬的深夜,飘了一天的雪花还没有停住它的脚步,整条街都沉睡着,只有李校长和他的丈夫踩着积雪发出的咯吱声响在耳边,寒风刮在脸上,火辣辣地疼,两颗焦急的心正牵挂着病房中的学生和老师。刚刚做完手术的孩子有没有不适的反应?陪护的老师衣着单薄,怎能抵挡住冬夜的严寒?谁都不愿意发生这样的状况,可意外在所难免。医院的行李房下班了,李校长和丈夫顶风回家去取;夜深了,没有出租车,李校长和丈夫俩扛着行李徒步回医院。“身在特校,面对的是一群多灾多难的残疾孩子,我们怎能不照顾好他们?”李校长常常这样说。特校老师的工作,一天二十四小时,无论学生发生什么事情,无论需要哪位老师,你必须第一时间赶到。要求教师们做到的李校长首先做到了,学校的学生经常有深夜生病的、做阑尾手术的,每一次最先到孩子身边,把孩子送到医院,并且及时交上押金在手术单上签字的都是李校长。医生半开玩笑的说:每次来医院的学生和教师是不一样的面孔,唯有校长这再熟悉不过的面孔不变。既然干上了这份工作,就别无选择。正如李校长说的那句话:“选择了特校,就是选择了奉献。”
没有爱心就没有教育。特教工作者尤其要树立爱特教事业、爱本职岗位、爱残疾孩子的博爱之心。有了这种爱才能做好本职工作;有了这种爱才能用伯乐的眼光去发现学生的闪光点,对学生充满信心和爱心;有了这种爱才能够培养出残而有为的有用人才。当家长把一个个全然不懂事的残疾孩子送到我们手上的时候,就是对我们寄予了千百次失败后的一线希望、寄予了千百倍的信任。我们要用积极的情感去感染残疾孩子,扣击他们的心扉,激起他们感情的波澜,这是一种责任。我们要像慈母一样关心爱护每一个残疾孩子。李校长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天气变化无常她嘘寒问暖,嘱咐老师及时给孩子添减衣服;孩子身体不适时,她挨个亲着孩子的额头检查病情,及时给孩子喂上常用药;孩子有缺点或不足时,她耐心疏导,为了解开某个孩子的一个心结,她宁可少吃一顿饭,少睡一宿觉也要与孩子说个明白。她常说:做人应该有颗包容之心,我们面对的是残疾孩子,要想到:他们是孩子且残疾,有犯错误的权利,我们要充分的理解但决不估息;当孩子的优点或进步时,要及时表扬,加以肯定和鼓励……“多一把衡量的尺子.就会多出一批好学生”。我们要用自己的爱心、耐心、细心和信心让这群特殊的孩子能真正健康快乐地成长,那才是我们最大的幸福。
李校长把学校当作她的圣地,把学生当作她的掌上明珠。她说:“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只是我们特殊教育工作者完成工作的第一步;让学生学有所成,有一技之长,才是我们工作的最终目标。”
没有惊人的壮举,没有豪言壮语,她用自己满腔的热情和不懈的耕耘,向人民展示了一个普通特校工作者的风采,她曾多次被评为旗级十佳校长、市级优秀党务工作者、优秀教育工作者、助残先进个人、自治区级优秀教师、残疾人体育工作先进个人等。面对诸多成绩和荣誉,她感到的是鼓励、鞭策、期待和召唤。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在李丽校长的带动下,学校涌现出了许多“爱校、爱生、爱岗、奉献”的感人事例,每一个故事都是那么平凡,平凡中让你感动。
蜡烛照心路 厚德谱人生
1995年7月,一纸调令将我从旗幼儿园调到了刚刚建立的阿荣旗聋哑学校。那一年我24岁,当我走在聋哑学校坑洼的操场上,看着简陋的校舍,仅有的5名教师,校长口中所说的仅有的1万元的启动资金,在太多困难面前我沉默了……,然而我想起了伯父那张憨憨的笑脸,特别是当我第一次看到那些可怜的孩子们时,我的心都要碎了——为什么上苍对他们如此的不公,要夺去他们的听觉?花一样的年纪,花一样的笑脸,却如此的不幸、终生只能生活在无声的世界里,我突然觉得心里酸酸的,就在那一刻所有的困难都已不再是困难,我决心用我的口、我的手,尽我所能为他们描绘出美好的未来。
    建校伊始困难总是一个接着一个,国家统编的聋校教科书学校没有钱买,只好从甘南聋校借来一套教材,大家分工协作,硬是用铁笔、钢板、蜡纸等原始工具为聋哑孩子刻制、油印出了教材。我手捧着还散发着油墨味的教材感觉沉甸甸的,聋哑孩子有书看了。至今我们学校还保留着这些自制教材。我和同事们在校长的带领下,顶风冒暑,除杂草、开荒地、平操场、建花坛……不知流了多少汗水与泪水,人累瘦了,脸晒黑了,手上磨起了血泡,却从不觉得苦、从觉得累。
    我是从旗幼儿园调到特校的,虽有满腔的工作热情,但却没有特殊教育教学经验,不会手语,不懂聋哑孩子的心理和生理特点。学校特邀请了甘南聋哑学校的教师为我们培训,这样的学习机会在当时来说太难得了,我怎么能放过呢?为了集中精力学习,我把家和孩子全扔给了丈夫,吃住在学校,全身心地投入到学习中,只要有时间我就对着镜子一遍一遍地做着夸张的口型和手势。那时候每天做的最多的一件事就是双手不停的比划着,看新闻、电视剧时双手会不自觉地跟着比划,在马路上看见招牌或广告词都要用手语比划比划,身边的人都会时刻地提醒我“别比划了”、“歇会吧”,但没过多会儿还是情不自禁地比划起来。经过认真阅读资料、仔细听老师讲解和勤学苦练,我终于具备了上岗的初步条件和基本能力。从那时起我疯狂地爱上了手语,坚持天天学习手指语和手势语,一刻也没有放松过,因为聋生的学习和生活离不开它,我的执着追求更离不开它。多年来,我曾承担过公、检、法聋人案件手语翻译、旗领导来访参观的手语翻译、学校大型文艺活动的手语主持、大型文艺活动的策划和编导等工作,这无疑是我努力付出的最好见证。
聋校低年级的语文教学与普校低年级的语文教学存在着极大的差异。普校的教学可以用语言描绘得有声有色,而聋校的教学尚属幼儿期的“呀呀”学语。刚入学的孩子,不论年纪大小,都要先进行舌操、唇操、呼吸和鼻音的训练。教学拼音时,我首先要把口型做标准,张开嘴,让学生看清我的舌位,并用手形象地做示范,有的同学还是只张嘴不出声,我就拉着他的手,放在我的喉部,让他感觉张嘴的同时喉部要振动,再把他的手放在我的嘴前让他感觉到有气流呼出。如:发“m”音时,让学生伸出一个指头按着我的鼻子,让他感觉鼻翼的震动,这样学生在说“妈妈”这个词的时候就容易多了,几遍之后就能清晰地读出“妈妈”这个词了。就这样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教他们说字说词。有时为了辨别一个音,要细心地教学生重复数十遍上百遍。一节课下来,常常口干舌燥,头晕脑胀,甚至双腿发软。
班上的学生李贺,初来学校时,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用“啊、啊”的声音引起人们的注意,一个词也不会说,我就用自己创设的方法进行教学,经过刻苦训练与学习,他掌握了300个常用词。李贺的爸爸来校接孩子时,李贺老远的跑过去,迎面喊出了一声“…爸…爸”,紧接着扑到了爸爸的怀里,父子抱头,哭了。尽管声音不很清晰、不够连贯,但那一声“……爸 ……爸”穿越了时间和空间,他父亲——一个30多岁的男人哽咽地说:“谢谢…谢谢…,儿子能叫…爸了。”在场的老师也禁不住流下了同情的泪水。老人常说“只有铁树开花,哑巴才能开口说话”。现在,在我们的校园里,到处都能听到孩子们的读书声,偶尔还会听见孩子们那不十分清晰、不十分准确的歌声。
在日常教学中经常有学生这样抱怨:“你们正常人都有幸福生活,我们是聋子,我们不幸福!”,“我痛恨我的父母,为什么要把我生下来。”每遇到这种情况,我总是这样抚慰他们“父母是爱你们的,老师爱你们,社会所有的人更是关爱着你们”。喜欢聪明的孩子人人都能做到,而喜欢残疾的孩子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身为班主任,我在学生身上倾注了我全部的爱,我爱他们胜过爱自己的孩子,女儿八成新的衣服、玩具、课本以及好吃的等等,只要女儿有的我就想给那些都是从农村出来的聋哑学生带去。特校是寄宿制学校,班集体就是这些孩子的一个大“家”,每天早上到校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每个孩子从头到脚地检查一遍,脸洗没洗干净,衣服穿得整齐不整齐。学生病了,端水喂药、带着去医院看病、陪护、垫付医药费……,
特校经常有学生患急性阑尾炎,作为班主任的我带孩子看病就医、陪护已经是家常便饭了。印象最深的一次,有一天晚上9点多,班上的秦秋萍患急性阑尾炎需要做切除手术。因为切除阑尾是局部麻醉,需要医患之间沟通,于是我做为监护人、手语翻译陪着秦秋萍一起进了手术室。秦秋萍被抬到手术台上时,她紧紧地抓住了我的手,在强光的照射下,她的眼神有少许的恐慌,这一刻,我读懂了她的眼神,我紧握她的手告诉她老师在身边,这也许是种安慰和精神上的鼓励。尽管打了麻醉剂,每当我听到手术刀划割皮肉的声音时,便会看到秦秋萍咬着嘴唇、目不转睛地望着我、我的手被她的手握得流出了汗水。此刻,我们似乎是一对母女,一边是母亲般心痛的抚慰,一边是受伤的孩子惊恐无助的眼神。我在秦秋萍的病床前陪着她过了一夜几乎未眠,第二天当秦秋萍的妈妈从大杨树赶来时,孩子一见到妈妈便哭了,秦秋萍的妈妈眼睛里含着泪、紧紧握住我的双手,这个不善于表达的农村妇女连声说着“谢谢,谢谢你这妈妈般的老师… …”
在秦秋萍住院的第三天,班里王丹也生病住院了,我整夜陪护,晚上睡了不到两个小时,早晨照常到班级上课。我有低血压,脑神经不好,刚站在讲台上,身体就支持不住了,晕倒在课堂上,经诊断是过度劳累造成的虚脱。医生让我多休息几天,校长劝我在家好好地养病。但我想到学校老师少,人手紧,眼前又总是浮现出那群孩子的身影和渴求知识的目光,我不能休假,因为那里有我的“孩子”,我又回到了校园,回到了朝夕相处的孩子们中间。
十四年来究竟为学生做过多少事,我自己也说不清楚。只是觉得做人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做教师要对得起党和人民赋予的这一光荣称号,做特校教师更要对得起这些信任我们的家长和孩子们。有很多人不理解我们特校老师,甚至有个别人看不起我们,说什么“聋的聋、弱的弱,领着一群这样的孩子能有什么作为?” 助残日,我们东奔西走、四处游说,为孩子们筹措资金,遭受了多少白眼、挖苦、讽刺、甚至是侮辱,心中真是有万般的委屈,我曾经苦闷过、心酸过。特别是看到与自己同师范院校毕业在普教工作的同学桃李满天下,而我十四年来却一直与聋生相伴 ,这可真是 “人比人气死人”。但信念和理性战胜了感性:我爱我的选择,更爱这些可爱的残疾孩子!
“哪怕是一朵残缺的花,也要献出全部芬芳;哪怕是一棵受伤的树,也要献出一片绿荫。”我已经送走了一届学生。一届九年,这九年的时间里,我和学生们结下了深厚的感情,每次提起那些已经毕业的孩子,眼角总是瞬间泛起点点泪光。学生王文久和王丹,毕业后恋爱结婚了,还有了一个快满周岁的健康女儿,他们用自己在特校学到的缝纫、编织手艺在山东一家被服厂打工,每月小两口能赚2000多元钱。小两口一回到了母校就来看我,文久悄悄地告诉我,说他们已经有3万元存款了,再等3年,就能存到10万元了,他们打算用存款培养女儿,要让女儿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同班的学生李贺、徐冬梅今年春季已经被长春大学录取,学习动画设计。李贺,当年那个9岁的小男孩每次回到母校看不见我,就像一个小燕子寻找“妈妈”一样整个校园找我。他告诉我,老师我一定会好好学习动漫设计,将来抢占日本的动漫市场。班里的孙敏是一个很内向的孩子,毕业后他隔三差五的就给我发信息,说他现在和妹妹开了一家旅店,生活无忧,却非常怀念特校学习、生活的9年时光。
    这就是我可爱的孩子们,11名学生不仅都能靠自己的能力独立生存,而且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为社会做出相应的贡献。我的心血没有白费,我的付出有了骄人的回报,这是许多人无法体会的一名特教老师的幸福感觉。
十四年里,我把爱都给了聋哑孩子,却忽略了自己的女儿。记得,1995年刚到聋哑学校时女儿可心只有六个月,常常由于工作忙走不开,到了该回家给孩子喂奶的时候却不能回家,时常胀得奶水流出来浸湿了衣襟,而每次回到家女儿都饿得伸着小手直往我怀里钻,丈夫、婆婆都埋怨我,说我这个当妈的心太狠,有了工作就忘了家。可是,世上哪个妈妈不爱自己的孩子呢?我愧疚地看着女儿黑黑的大眼睛,将脸贴在女儿可心粉嫩的小脸蛋上,心里默默的对女儿说:“可心,等妈妈忙完了这段时间,再好好地照顾你。”可是,这一忙就是整整十四年。十四年里,女儿可心已经读初三了,我却没有做到一个母亲应尽的责任,不能时常对女儿进行功课辅导,答应带女儿去旅游却一直没有兑现,每次家长会都是她爸爸去开。我很想多陪陪女儿,可是那11名聋哑孩子更需要我的关爱,毕竟女儿幸福地生活在家人身边,可以听到清脆的鸟叫声。
十四年的时间,说长也长,说短也短。作为一名特教老师、一名共产党员,我的最大心愿就是启动残疾孩子的潜能,教会残疾学生如何生活、如何面对困难、如何走好人生旅程,过幸福生活。我只是众多特教工作者中的一员,我所做的一切也只是特校工作的一个小小缩影,是一名共产党员应尽的义务。如果说我的存在能温暖残疾儿童的受伤心灵、照亮残疾学生的人生之路,也就实现了我的人生价值。
一切只因有爱
涂老师从教三十年,从事特殊教育事业也有六年了。面对30年的从教生涯,涂老师非常坦然,她说:“虽然教育这行非常辛苦,可是没有苦哪来的甜呢?我不求轰轰烈烈,只要踏踏实实,只要能看到孩子们,只要他们成长进步,这就是我最大的快乐!”
 涂老师于2002年进入了岭东特殊教育学校,短短的六年时间,她深深体会到爱对每一个残疾孩子是多么的重要,使他们能像正常孩子一样拥有一个幸福、快乐的童年则更加重要。刚刚来特校的时候,涂老师在工作中遇到了极大的困难,那就是语言不通。不会手语,不了解孩子的意图,就没法沟通,于是她从学校图书室找来手语书和聋童心理学两门学科的书,有时间就看,还经常拉上一群聋孩子,和他们“聊天”,遇到手语不会打的词,她就拿笔写,孩子们看了以后再告诉她这个词用手语怎样打,很快她就能顺利的和孩子们沟通了。每次当别人问道:“从一名为正常孩子传授知识的任课教师到特教学校的生活老师,你难道一点埋怨都没有吗?”涂老师都会语重心长的回答:“其实,每天和这些残疾孩子打交道,不能说没有一点怨言。可是,只要你看到可爱的孩子们,听到那一声声深切的‘老师’,就什么烦恼也没有了,所做的一切都变成心甘情愿了。”
由于学校的生活教师人员紧张,曾有一段时间只好外聘教师,但是外聘教师不会手语,和学生交流存在障碍。为了生活教师这一块的工作不出差错,在正是女儿读高中的关键时期,涂老师主动的承担起了带新教师的任务,面对丈夫和女儿的抱怨,她只能抱歉的说:“作为特校的一份子,面对着那样一群特殊的孩子,咱不能看热闹啊!”。
世间因为爱而美好,教师的职业因为爱而崇高,把爱心献给学生,是教育工作者必须做的。在学校上晚班儿的日子里,我每天晚上都要起来几次,挨个宿舍查看,给孩子掖被角、盖被子。新入学的孩子不适应初次离开父母的生活,成宿成宿的哭闹是常事儿,她就把孩子抱在怀里、搂在身边,耐心的抚慰。学校里有个叫王云飞的“小不点儿”,总爱尿床,家里特别的穷,平时的换洗衣裤几乎没有,来上学的时候从家里只带来了一床褥子,尿湿了晴天的时候还能晒干,可赶到阴天、下雨晒不干孩子就没法睡,休班的时候,涂老师亲手缝了几个棉垫子。虽然这样孩子能少遭罪,但她觉得还是治标不治本,时间长了,孩子还是会落毛病的,于是,她坚持每天晚上都起来叫小云飞两、三次,还耐心的告诉他要记得自己起床上厕所。慢慢的小云飞尿床的次数少了,遇到整宿不尿床的时候,涂老师便及时的夸奖他一番,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涂老师的努力下,孩子的自理能力有了很大的提高,看着满脸笑容的小云飞,涂老师更是乐在脸上,喜在心里。
工作中的涂老师,乐观向上,以豁达的胸怀迎接每一天,在孩子的心中,她总是一副笑脸,和蔼可亲。生活中的她一直恪守的生活原则就是“勤俭持家”。在学校,遇到哪个班级有淘汰的写字台、衣柜,她就叫上几个大孩子抬到值班室,用从家里带来的锤子、铁钉修好给孩子们装东西,孩子看了以后都抢着帮涂老师做,每次打扫卫生涂老师都干在前头,在她的带动下,孩子们在生活中慢慢养成了讲卫生、爱劳动的好习惯。学校里最小的孩子只有四岁,她从心里疼他们,爱他们。每次吃饭时,小孩子自己不会用勺吃饭的,她都一个一个的喂,手把手的教,终于能自己吃饭了,又把饭粒掉的满桌子、满地都是,我就告诉孩子们一下舀半勺,告诉他们要节约每一粒粮食。为了安全,涂老师从来不让孩子们碰开水壶,她总是提前把开水烧好,等水不烫了再给孩子们喝,如果是用来洗头、洗脚的话,她也会亲自把水调到合适的温度,再让孩子们用。有时候遇到生病的孩子,一晚上她总要多起来几次,看看孩子睡着没,病情有没有严重,或是有没有什么需要,于是整夜不睡成了家常便饭。。
涂老师爱残疾孩子胜过爱自己的孩子。学校有个叫张秋梅的聋孩子,家住在乡下,母亲体弱多病,仅靠几亩薄田生活,家境十分贫寒。2006年她的父亲不幸在一次车祸中离开了人世,这对本已贫寒的家庭来说,更是雪上加霜。孩子遭受巨大的打击,常常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发呆,涂老师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一有空闲,她就坐到张秋梅的身边,安慰她、帮助她,其实熟悉涂老师的人都知道,她的家里也并不富裕,自己常年有病,曾经做过三次大型手术,还要供孩子读书。又到换季的时候了,一天看见儿子正在摆弄前两天买来的裤子,她便和儿子提起了张秋梅,儿子懂事的将裤子送给了小秋梅。儿子能这样通情达理、富有同情心,涂老师感到无比欣慰。因为同情小秋梅,涂老师经常给小秋梅买一些衣、裤、鞋、袜和学习用品,还不时的把孩子带到自己家里,给她包饺子、做一些她爱吃的菜,让这个失去父亲的孩子感受到家的温暖,从悲痛中尽快地走出来。
由于多年操劳,日积月累,涂老师患上了严重的类风湿、骨质增生和心脏病,然而在饱经病痛折磨时,我她心中最惦记的还是自己的工作、最牵挂的还是学校里的那群残疾孩子。2005年,由于病情加重,涂老师全身浮肿,医生告诫她:若再不住院治疗,将危及生命。在家人的劝说下,她接受了住院治疗,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与休养,病情稍有好转,她又马上回到工作岗位,同事们劝她回家休息,她都婉言推辞了,她说:“学校的每一位老师都很辛苦,我一休息,她们就得轮班顶替我的工作,我不忍心啊。”就是这样,涂老师一直带病坚持工作,并且认认真真、毫无怨言的做好自己这份特殊而光荣的工作。
即使比别人多付出百倍 也心甘
做培智班的老师,要比别人多付出百倍的艰辛和努力。那些患有智力障碍的孩子刚来学校时,用“里倒歪斜”来形容并不为过。最让人头疼的是他们不会表达,无法沟通,连最简单的大小便都不知道,只能靠着细心和观察,发现哪个孩子不对劲时赶紧带着去厕所。动作稍微慢一点,就会弄到老师的手上。
那个冬天,有个学生将大便便在了裤子里,王老师先是用棍儿将大便和裤子剥离,再把学生洗干净安顿好,然后,亲手洗干净那条棉裤,因为只有一条棉裤,她又拿到锅炉房把棉裤烤干了给学生换上。
一次,女生燕燕大便干燥一周,智障孩子虽不会表达,但是,她一遍遍去厕所,一遍遍返回,嘴里还不住地骂街,让王老师很心疼。最后,王老师鼓足勇气脱下了燕燕的裤子,用手一点点地抠了出来。
学生文秀病了,高烧不退,在医院里医生正在用听诊器为其诊断时,文秀“哇——”地一口吐了出来。王老师手疾眼快,用双手接住后送到痰盂里。
试问,亲生母亲也不过如此吧?
常年跟这些智障孩子们在一起,王老师的儿子已经不愿意吃妈妈做的饭了,他总说妈妈身上有味儿。
然而这并未影响王老师热爱她的智障孩子们。不管哪一个学生稍稍有点进步,她逢人便讲,别人不感兴趣,她就追着给其他老师介绍,直到兴奋的心情释放出来才满足。王老师常常想,他们啥时候能懂事儿啊。如今,她很欣慰,因为7岁来到她身边的小赫都11岁了,他说老师等我长大了帮你干活儿;刚来时想哭就哭的薇薇已经有了自尊心……
全班19个学生,都是王老师疼爱的孩子啊!
年轻的“我”一样拥有母亲的情怀
邵丽娟老师负责康复班的语训教学。上班不久,一个孩子高烧很厉害,她带着生病的孩子去医院。以往自己有病了都是父母陪着去看医生,这一次,还是个孩子的她,却要照顾另一个生病的孩子。挂号后排队等待的时候,她将手放在孩子的额头上,试了试体温,发现烫手,情急之下,她先掉下了眼泪,要求医生先给这个孩子看病。
康复班的孩子们基本都聋哑,有的孩子在家一点语训基础都没有,教他们发的第一个音特别难。小云飞刚来的时候才4岁,由于父母都不爱说话,一点语言环境都没有,他也什么都听不懂。那时候,他像个小野孩儿,见到纸片、土块、花叶都往嘴里塞。如今,他成了班级的领队,扫地、叠被、洗碗样样都干得有模有样。小潘刚来时,是在特校过的三周岁生日。虽然带着助听器,可是,由于没有经过语训,什么也不会,如今,他7岁了,已经能够正常说话了。
邵老师说,她带过的孩子都跟她有感情,哑女秋梅就经常回来帮老师拖地。
孩子们的依恋是对老师最高的奖赏。每天早晨,当邵丽娟的身影出现在校园门口时,她的9个孩子就会趴在窗口高呼邵老师,随后冲出教师,扑进她的怀里。尽管,在别人听来那些含糊不清的语言有点可笑,而在邵老师心中,那却是人间最动听的音符……
不经意间的付出,却成为了难舍的真情。
带四年级聋生班的金雪峰心直口快。她说最怕夜里电话铃声响起,那一定是学校又出现新情况了。今年3月28日、4月15日、4月17日和4月18日,接连有同学因为阑尾炎入院手术,其中一个孩子是因为打篮球时挫伤了手腕而轻微骨折。每一个不眠之夜,孩子在手术室,老师在门外,可是,他们的心是紧紧相连的。一般情况下,要到第二天中午家长才能从乡下赶来,而老师还来不及合眼,就要接着上当天下午的课了。
金雪峰老师已经送走一届学生了,一届9年,这9年的时间里,她跟同学们结下了深厚的感情。提起那些已经毕业了的孩子,她的脸上洋溢着自豪,可眼角却在瞬间泛起了点点泪光。她想念他们!
金老师说,她忘不了孩子们毕业时说的话:“老师,我们走了,等将来我们挣好多好多钱,给你买一条红裙子!”如此天真的报答方式,如此单纯的真情承诺,让金老师失声痛哭,久久难忘……
精心的培育,收获到了喜人的硕果。
每有毕业生结婚,校长李丽都会带着老师们一起去参加婚宴。新郎新娘也会把他们当作最亲的亲人让到炕头,他们到了,才肯举行婚礼。
聋哑学生文久和丹丹在校时就相互有好感,毕业后,他们恋爱并结婚了。如今,他们在山东一家被服厂打工。在特校学到的缝纫、编织手艺,让他们掌握了一技之长。上次探家,小两口一同回到母校。他们买来的苹果和香蕉又圆又大,连一点点瑕疵都没有,老师们想象着两个孩子不知跑了几家商店和摊位才精心挑选了这些水果,不用吃,看着就红了眼圈。
文久和丹丹掩饰不住回家的激动和兴奋,用手语讲述他们的打工经历,并一再强调,他们过得很好,以后也要好好工作,好好做人,不给母校丢脸。临了,悄悄地告诉班主任老师,他们已经有3万元存款了,再等3年,就能存到10万元了,到时候,他们要生一个孩子,一个健康的孩子!
多次拿过全旗田径运动会多项第一名的体育健将孙德贤娶了舞蹈《爱的奉献》的领舞王翠翠,他们也是聋哑学生,在校时都是特校的佼佼者。春节前夕,他们杀了年猪,把校长和老师请到了家里,猪肉、血肠端上饭桌后,丈夫一遍遍地劝老师们多吃点,妻子一会儿添菜,一会儿斟酒。那份热情,宛如款待娘家亲人啊!
他们4岁的孩子也像知道这些人是父母的亲人一样,坐在校长李丽的怀里就不跟别人了。德贤和翠翠用手语说,等孩子长大了,请老师们帮着选择一个好学校,让他健康成长,学到真本领,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特教学校就是一个充满人间真爱的大家庭。在这里充满着温馨、充满着感动,因为“我们是一家人”。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发布者资料
岭东特校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09-11-10 15:11 最后登录:2016-12-03 20:12
推荐内容